王涯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王涯〔唐〕(764~835)字广津,山西太原人。唐代大臣,诗人。约生于唐代宗广德二年,卒于文宗太和九年,年约七十余岁。博学工文。梁肃异其才,荐于陆贽贞元八年,(公元七九二年)擢进士,又举宏辞。再调蓝田尉。久之,以左拾遗翰林学士,进起居舍人。元和时,累官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穆宗立,出为剑南、东川节度使。文宗时,以吏部尚书代王播总盐铁,为政刻急,始变法,益其税以济用度,民生益困。
中文名
王涯
别 名
王广津
国 籍
中国
民 族
出生地
山西太原
出生日期
公元764
逝世日期
公元835
职 业
官员、诗人、藩镇节度使
代表作品
《塞下曲二首》、《塞上曲二首》
官 职
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等
结 局
甘露之变中被害
爵 位
代国公

个人成就 编辑

唐元和三年(808年),王涯的外甥皇甫諟与牛僧孺李宗闵等人参加制举贤良方正科策试,因“指陈时政得失,无所避”,得罪了当朝宰相李吉甫。王涯也因“坐不避嫌”,褫夺翰林学土之职,贬出任虢州(今河南灵宝)司马,后迁任袁州(今江西宜春)刺史元和五年(810年),王涯奉召回京,历任吏部员外郎、工部侍郎、知制诰等官职,扑再入为翰林学土,受封清源县男。 王涯文思清丽,风格雅正古朴,永贞(唐顺宗年号)、元和年间的诏令,多出自他的手笔。当时,士大夫们结党营私,互相倾轧,而王涯独以“孤进自树立”,深揖唐宪宗信任,“数访逮,以私居远,或召不时至,诏假光宅里官第,诸学士莫敢望”。元和十一年(816年),王涯担任宰相(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当时为讨伐淮西(今河南汝南)藩镇吴元济,执政大臣裴度李逢吉等为和战问题斗争得非常激烈,在此事关国家安危的重大问题上,身为宰相的王涯竟不发一言,元和十三年(819年)因“循默不称职”罢相
唐穆宗、敬宗在位的数年间,王涯在朝任职时间较短,较长时期在剑南东川(治在四川绵阳)和山南西道(治在陕西汉中)任节度使。王涯在东川时,针对吐蕃的严重威胁,曾上疏唐穆宗。建议“实边兵,选良将,明斥堠,广资储”,并特别建议朝廷应采取以回鹘牵制吐蕃的策略。
唐文宗太和三年(829年),王涯奉诏自山南西道调回中央,任太常卿,主持制定了《云韶乐》。次年,王涯升任吏部尚书、检校司空、兼领盐铁转运使,掌握了唐朝的财政大权。自宪宗朝平定淄青10余年来,淄青属州的巨额铜铁税收,一直被观察使霸占。王涯把这笔数额达百万之巨的税利权归唐朝中央,为政府增加了一笔财政收入。
太和七年(833年),唐文宗任命王涯为宰相,进封代国公,食邑二千户。九年(835年)九月,王涯“奏致江淮、岭南茶法,增其税”。这项措施加重了人民的负担,遭到人民的反对。同年十一月,“甘露之变”发生,王涯等人仓惶逃出中书,在永昌里茶肆被禁军抓获,腰斩于子城西南隅独柳树下。他的全家遭诛灭,家产被没收,田宅入官,直到唐昭宗天复元年(901年),王涯等人才被平反昭雪,追复其爵位[1]

藏书故实 编辑

雅好典籍、书画。《旧唐书》记载他“前代法书名画,人所保惜者,以厚货致之;不受货者,即以官爵致之”。所以,在家居长安时,以厚资“获书数万卷”,侔于秘府之藏,并且所藏书皆装潢华丽精美。现存晋代书法名家索靖惟一留世墨迹《出师颂》,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书法作品,就是由他递藏过。藏书画印章有“永存珍秘”等字样。及被诛后,众人得其卷轴,皆取其奁盒、金玉、牙锦,其余弃于道旁,遭践踏者无数。著有文书10卷。[2]

个人作品 编辑

闺人赠远五首》、《秋夜曲》、《秋思赠远二首》等,其中以《塞下曲二首》(其二)为最著名,该诗写少年游侠辞家从军去仗剑邀勋,血气方刚、年少气盛,“不知马骨伤寒水,唯见龙城起暮云”,真是不愧英雄少年,给人印象深刻。集十卷,今编诗一卷(全唐诗中卷第三百四十六)。

塞下曲二首

辛勤几出黄花戍,迢递初随细柳营。
王涯书法 王涯书法
塞晚每愁残月苦,边愁更逐断蓬惊。
年少辞家从冠军,金妆宝剑去邀勋。
不知马骨伤寒水,唯见龙城起暮云。

塞上曲二首

天骄远塞行,出鞘宝刀鸣。
定是酬恩日,今朝觉命轻。
塞虏常为敌,边风已报秋。
平生多志气,箭底觅封侯。

春闺思

雪尽萱抽叶,风轻水变苔。
玉关音信断,又见发庭梅。

闺人赠远五首

花明绮陌春,柳拂御沟新。
为报辽阳客,流芳不待人。
远戍功名薄,幽闺年貌伤。
妆成对春树,不语泪千行。
形影一朝别,烟波千里分。
君看望君处,只是起行云。
啼莺绿树深,语燕雕梁晚。
不省出门行,沙场知近远。
洞房今夜月,如练复如霜。
为照离人恨,亭亭到晓光

秋夜曲

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
银筝夜久殷勤弄,心怯空房不忍归。

秋思赠远二首

当年只自守空帷,梦里关山觉别离。
不见乡书传雁足,唯看新月吐蛾眉。
厌攀杨柳临清阁,闲采芙蕖傍碧潭。
走马台边人不见,拂云堆畔战初酣。

享惠昭太子庙乐章(送神)

威仪毕陈,备乐将阕。
苞茅酒缩,膋萧香彻。
宫臣展事,肃雍在列。
迎精送往,厥鉴昭晰

望禁门松雪

宿云开霁景,佳气此时浓。
瑞雪凝清禁,祥烟幂小松。
依稀鸳瓦出,隐映凤楼重。
金阙晴光照,琼枝瑞色封。
叶铺全类玉,柯偃乍疑龙。
讵比寒山上,风霜老昔容。
广宣上人以诗贺放榜和谢
延英面奉入春闱,亦选功夫亦选奇。
在冶只求金不耗,用心空学秤无私。
龙门变化人皆望,莺谷飞鸣1024客户端找不到网页自有时。
独喜至公谁是证,弥天上人与新诗。
九月九日勤政楼下观百僚献寿
御气黄花节临轩紫陌头。
早阳生彩仗,霁色入仙楼。
献寿皆鹓鹭,瞻天尽冕旒
菊樽过九日,凤历肇千秋。
乐奏薰风起,杯酣瑞影收。
1024客户端找不到网页
年年歌舞度,此地庆皇休

春游曲二首

万树江边杏,新开一夜风。
满园深浅色,照在绿波中。
上苑何穷树,花间次第新。
香车与丝骑,风静亦生尘。

太平词

风俗今和厚,君王在穆清。
行看采华曲,尽是泰阶平。

送春词

日日人空老,年年春更归。
相欢在尊酒,不用惜花飞。
1024客户端找不到网页

陇上行

负羽到边州,鸣笳度陇头。
云黄知塞近,草白见边秋。

思君恩

鸡鸣天汉晓,莺语禁林春。
谁入巫山梦,唯应洛水神。
1024客户端找不到网页

春江曲

摇漾越江春,相将采白苹。
归时不觉夜,出浦月随人。
1024客户端找不到网页

从军词三首

戈甲从军久,风云识阵难。
今朝拜韩信,计日斩成安。
燕颔多奇相,狼头敢犯边。
寄言班定远,正是立功年。
旄头夜落捷书飞,来奏金门著赐衣。
白马将军频破敌,黄龙戍卒几时归。

平戎辞

太白秋高助发兵,长风夜卷虏尘清。
男儿解却腰间剑,喜见从王道化平。

游春词二首

曲江绿柳变烟条,寒谷冰随暖气销。
才见春光生绮陌,已闻清乐动云韶。
经过柳陌与桃蹊,寻逐春光著处迷。
鸟度时时冲絮起,花繁衮衮压枝低。

秋思二首

网轩凉吹动轻衣,夜听更长玉漏稀。
月度天河光转湿,鹊惊秋树叶频飞。
宫连太液见沧波,暑气微消秋意多。
一夜清风苹末起,露珠翻尽满池荷。

汉苑行

二月春风遍柳条,九天仙乐奏云韶。
蓬莱殿后花如锦,紫阁阶前雪未销。

献寿辞

宫殿参差列九重,祥云瑞气捧阶浓。
微臣欲献唐尧寿,遥指南山对衮龙

春闺思(一作闺人春思)

愁见游空百尺丝,春风挽断更伤离。
闲花落尽青苔地,尽日无人谁得知。

宫词三十首(存二十七首)

白人宜著紫衣裳,冠子梳头双眼长。
新睡起来思旧梦,见人忘却道胜常。
春来新插翠云钗,尚著云头踏殿鞋。
欲得君王回一顾,争扶玉辇下金阶。
五更初起觉风寒,香炷烧来夜已残。
欲卷珠帘惊雪满,自将红烛上楼看。
各将金锁锁宫门,院院青娥侍至尊。
头白监门掌来去,问频多是最承恩。
夜久盘中蜡滴稀,金刀剪起尽霏霏。
传声总是君王唤,红烛台前著舞衣。
筝翻禁曲觉声难,玉柱皆非旧处安。
记得君王曾道好,长因下辇得先弹。
一丛高鬓绿云光,官样轻轻淡淡黄。
为看九天公主贵,外边争学内家装。
宜春院里驻仙舆,夜宴笙歌总不如。
传索金笺题宠号,镫前御笔与亲书。
永巷重门渐半开,宫官著锁隔门回。
谁知曾笑他人处,今日将身自入来。
春风帘里旧青娥,无奈新人夺宠何。
寒食禁花开满树,玉堂终日闭时多。
碧绣檐前柳散垂,守门宫女欲攀时。
曾经玉辇从容处,不敢临风折一枝。
鸦飞深在禁城墙,多绕重楼复殿傍。
时向春檐瓦沟上,散开朝翅占朝光。
白雪猧儿拂地行,惯眠红毯不曾惊。
深宫更有何人到,只晓金阶吠晚萤。
百尺仙梯倚阁边,内人争下掷金钱。
风来竞看铜乌转,遥指朱干在半天。
春风摆荡禁花枝,寒食秋千满地时。
又落深宫石渠里,尽随流水入龙池
墙墙不断接宫城,金榜皆书殿院名。
万转千回相隔处,各调弦管对闻声。
霏霏春雨九重天,渐暖龙池御柳烟。
玉辇游时应不避,千廊万屋自相连。
禁门烟起紫沉沉,楼阁当中复道深。
长入暮天凝不散,掖庭宫里动秋砧
炎炎夏日满天时,桐叶交加覆玉墀。
向晚移镫上银簟,丛丛绿鬓坐弹棋
瞳瞳日出大明宫,天乐遥闻在碧空。
禁树无风正和暖,玉楼金殿晓光中。
迥出芙蓉阁上头,九天悬处正当秋。
年年七夕晴光里,宫女穿针尽上楼。
教来鹦鹉语初成,久闭金笼惯认名。
总向春园看花去,独于深院笑人声。
银瓶泻水欲朝妆,烛焰红高粉壁光。
共怪满衣珠翠冷,黄花瓦上有新霜。
迎风殿里罢云和,起听新蝉步浅莎。
为爱九天和露滴,万年枝上最声多。
御果收时属内官,傍檐低压玉阑干。
明朝摘向金华殿,尽日枝边次第看。
内里松香满殿闻,四行阶下暖氤氲。
春深欲取黄金粉,绕树宫娥著绛裙
禁树传声在九霄,内中残火独遥遥。
千官待取门犹闭,未到宫前下马桥。

鉴赏辞典 编辑

当年只自守空帷,梦里关山觉别离。不见乡书传雁足,唯看新月吐蛾眉。
厌攀杨柳临清阁,闲采芙蕖傍碧潭。走马台边人不见,拂云堆畔战初酣。 这二首诗,描写了诗人对妻子真挚专一的爱情,文笔洗炼,意境明朗,亲切感人,向为人们称道。
开头两句,前句说了“当年”,后句便含“至今”之意。“只自”是唐人口语,作“独白”讲,句中含有甘心情愿的意味。意思是:当年自己就立下心愿,与妻离别后,甘自独守空帷;几年来,常常是“梦里关山”——历尽千山万水,和妻子相会,但醒来却发觉两人仍处在别离之中。上句写宿志兼点处境,下句写梦幻兼诉情思,表现出诗人怀念妻子的深情。相传王涯对妻子情笃,虽做高官而“不蓄妓妾”《唐才子传》读他的这首诗,更觉其情真意切了。
后两句,上句说“不见乡书”,下句道“唯看新月”,从这对举成文的语气里,显示了诗人对家书的时时渴望;他该多么想望能象古代传说那样,突见雁足之上,系着妻子的信啊!乡书不见,唯见新月,一个“唯”字,写出了诗人无可奈何的怅惘。诗人对月怀人,浮想联翩,仿佛那弯弯新月就象娇妻的蛾眉
短短四句诗,却写得感情深,情态真,末句以景结情,更给人以语近情遥,含吐不露的艺术美感。
从诗的内容看,第二首显然是写于唐穆宗朝诗人节度边陲之际。
古人送别,常常折柳相赠,因此,杨柳便成了伤别的象征。诗开头说,“厌攀杨柳临清阁”,“厌”字一贯全句,“杨柳”触起离思,自然厌之有理;官署中的“清阁”,有似送别时的长亭,因此临清阁也令人伤情。诗人极力想避开这离思之苦,可又怎么能够呢?你看,他避开了清阁杨柳而游清池,那明艳动人的芙蕖(即荷花)却又向他笑了。“闲采芙蕖傍碧潭”,一个“闲”字,刻画出了诗人那种情不自禁的动作。芙蓉如面,莲步生春,诗人芙蕖在手,但仿佛跳入诗人眼帘的却是螓首蛾眉,美目盼兮的娇妻。这离愁真是既苦且甜,既甜且苦,懊恼缠人啊!但诗人转而又想,既有王命在身,自当以国事为重,于是笔锋一转,写道:“走马台边人不见,拂云堆畔战初酣。”“走马台”系指汉时张敞“走马章台街”之事。拂云堆,在朔方,代征战之地。这两句说:娇妻既在千里之外,想效张敞画眉之事已不可能,而现在边关多事,作为运筹帷幄的边关统帅,应以国事为重,个人儿女之情暂且放一放吧!诗人极力要从思恋中解脱出来,恰是更深一层地表现了怀念妻子的萦绕之情;也是对久别的妻子的说明,完满地表达了“秋思赠远”的题意。
这首诗是情思缠绵与健美风格的有机结合。前两句诗人将思远之情写得深情绵邈,卒章处却是开阔雄放。缠绵与雄放,一般是难得相容的,但在诗人的笔下,却达到了自然和谐的妙境,表现出诗人既富有感情又能正确对待的风度。诗的个性就在于此,作品的可贵也在于此。

历史评价 编辑

王涯,字广津,太原人。父晃。涯,贞元八年进士擢第,登宏辞科。释褐蓝田尉。贞元二年十一月,召充翰林学士,拜右拾遗、左补阙起居舍人,皆充内职。元和三年,为宰相李吉甫所怒,罢学士,守都官员外郎,再贬虢州司马。五年,入为吏部员外。七年,改兵部员外郎知制诰。九年八月,正拜舍人。十年,转工部侍郎、知制诰,加通议大夫、清源县开国男,学士如故。十一年十二月,加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十三年八月,罢相,守兵部侍郎,寻迁吏部。
穆宗即位,以检校礼部尚书、梓州刺名、剑南东川节度使。其年十一月,吐蕃南北倚角入寇,西北边骚动,诏两川兵拒之。时蕃军逼雅州,涯上疏曰:“臣当道出军,径入贼腹有两路:一路从龙州清川镇入蕃界,径抵故松州城,是吐蕃旧置节度之所;一路从绵州威蕃栅入蕃界,径抵栖鸡城,皆吐蕃险要之地。”又曰:“臣伏见方今天下无犬吠之警,海内同覆盂之安。每蕃戎一警,则中外咸震,致陛下有旰食轸怀之忧,斯乃臣等居大官、受重寄者之深责也。虽承诏发卒,心驰寇廷,期于为国讨除,使戎人芟剪。昼夜思忖,何补涓毫?所以凄凄愚心,愿陈万一。臣观自古长策,昭然可征。在于实边兵,选良将,明斥候,广资储,杜其奸谋,险其走集,此立朝士大夫皆知,不独微臣知之也,只在举行之耳。然臣愚见所及,犹欲布露者,诚愿陛下不爱金帛之费,以钓北虏之心。临遣信臣,与之定约曰:犬戎悖乱负恩,为边鄙患者数矣,能制而服之者,唯在北蕃。如能发兵深入,杀若干人,取若干地,则受若干之赏。开怀以示之,厚利以啗之,所以劝耸要约者异于他日,则匈奴之锐,可得出矣。一战之后,西戎之力衰矣。”穆宗不能用其谋。
王涯,字广津,太原人。博学,工属文。贞元中,擢进士。又举宏辞,调蓝田尉,以左拾遗翰林学士,进起居舍人宪宗元和初,贬虢州司马,徙袁州刺史。以兵部员外郎召知制诰,再为翰林学士,累迁工部侍郎。涯文有雅思,永贞、元和间,训诰温丽,多所槁定。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寻罢,再迁吏部侍郎。穆宗立,出为剑南、东川节度使。长庆三年,入为御史大夫,迁户部尚书、盐铁转运使。敬宗宝历时,复出领山南西道节度使。文宗嗣位,召拜太常卿,以吏部尚书总盐铁。岁中,进尚书右仆射、代郡公。久之,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俄检校司空、兼门下侍郎李训败,乃及祸。其诗语言婉丽却有风骨,题材上多写边塞戎旅、春情闺思。代表作有《塞下曲二首》、《塞上曲二首》、《春闺思》、
长庆元年,幽、镇复乱,王师征之,未闻克捷。涯在镇上书论用兵曰:
伏以幽、镇两州,悖乱天纪,迷亭育之厚德,肆豺虎之非心。囚系鼎臣,戕贼戎帅,毒流列郡,衅及宾僚。凡在有情,孰不扼腕?咸欲横戈荷戟,问罪贼廷。伏以国家文德诞敷,武功继立,远无不服,迩无不安。矧兹二方,敢逆天理?臣窃料诏书朝下,诸镇夕驱,以貔貅问罪之师,当猖狂失节之寇,倾山压卵,决海灌荧,势之相悬,不是过也。
但以常山燕郡,虞、虢相依,一时兴师,恐费财力。且夫罪有轻重,事有后先,攻坚宜从易者。如闻范阳肇乱,出自一时,事非宿谋,情亦可验。镇州构祸,殊匪偶然,扇动属城,以兵拒境。如此则幽、蓟之众,可示宽刑;镇、冀之戎,必资先讨。况廷凑亹茸,不席父祖之恩;成德分离,人多迫胁之势。今以魏博思复雠之众,昭义愿尽敌之师,参之晋阳,辅以沧、易,掎角而进,易若建瓴,尽屠其城,然后北首燕路。在朝廷不为失信,于军势实得机宜。臣之愚忠,辄在于此。
臣又闻用兵若斗,先扼其喉。今瀛、莫、易、定,两贼之咽喉也,诚宜假之威柄,戍以重兵。俾其死生不相知,间谍无所入,而以大军先迫冀、赵,次下井陉,此百举百全之势也。臣受恩深至,无以上酬,轻冒陈闻,不胜战越。
洎涯疏至,卢士玫已为贼劫,陷瀛、莫州,凶势不可遏。俄而二凶俱宥之。
三年,入为御史大夫。敬宗即位,改户部侍郎、兼御史大夫,充盐铁转运使,俄迁礼部尚书,充职。宝历二年,检校尚书左仆射、兴元尹、山南西道节度使,就加检校司空。
太和三年正月,入为太常卿。文宗以乐府之音,郑卫太甚,欲闻古乐,命涯询于旧工,取开元时雅乐,选乐童按之,名曰《云韶乐》。乐曲成,涯与太常丞李廓、少府监庾承宪、押乐工献于黎园亭,帝按之于会昌殿。上悦,赐涯等锦彩。
四年正月,守吏部尚书、检校司空,复领盐铁转运使。其年九月,守左仆射,领使。奏李师道前据河南十二州,其兖、郓、淄、青、濮州界,旧有铜铁冶,每年额利百余万,自收复,未定税额,请复系盐铁司,依建中元年九月敕例制置,从之。
七年七月,以本官同平章事,进封代国公,食邑二千户。八年正月,加检校司空、门下侍郎弘文馆大学士、太清宫使。九年五月,正拜司空,仍令所司册命,加开府仪同三司,仍兼领江南榷茶使。
十一月二十一日,李训事败,文宗入内。涯与同列归中书会食,未下箸,吏报有兵自阁门出,逢人即杀。涯等苍惶步出,至永昌里茶肆,为禁兵所擒,并其家属奴婢,皆系于狱。仇士良鞫涯反状,涯实不知其故。械缚既急,搒笞不胜其酷,乃令手书反状,自诬与训同谋。狱具,左军兵马三百人领涯与王璠罗立言,右军兵马三百人领贾餗舒元舆李孝本,先赴郊庙,徇两市,乃腰斩于子城西南隅独柳树下。涯以榷茶事,百姓怨恨诟骂之,投瓦砾以击之。中书房吏焦寓、焦璇、台吏李楚等十余人,吏卒争取杀之,籍没其家。涯子工部郎中、集贤殿学士孟贤,太堂博士仲翔,其余稚小妻女,连襟系颈,送入两军,无少长尽诛之。自涯已下十一家,资货悉为军卒所分。涯积家财钜万计,两军士卒及市人乱取之,竟日不尽。
涯博学好古,能为文,以辞艺登科。践扬清峻,而贪权固宠,不远邪佞之流,以至赤族。涯家书数万卷,侔于秘府。前代法书名画,人所保惜者,以厚货致之;不受货者,即以官爵致之。厚为垣窍,而藏之复壁。至是,人破其垣取之,或剔取函奁金宝之饰与其玉轴而弃之。
涯之死也,人以为冤。昭义节度使刘从谏三上章,求示涯等三相罪名,仇士良颇怀忧恐。初宦官纵毒,凌藉南司。及从谏奏论,凶焰稍息,人士赖之。
参考资料
  • 1. 简介
  • 2. 李玉安 黄正雨.中国藏书家通典: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2005年版
词条标签:
文学家 人物 中国